進階搜尋 >
問對六個問題,降低您的細胞實驗風險
專題報導
問對六個問題,降低您的細胞實驗風險
癌症
2018-01-26

問對六個問題,降低您的細胞實驗風險

美國德州MD Anderson癌症研究中心

全世界細胞株高達20%是身份混淆的

你知道全世界實驗室使用中的細胞株,高達20%是身份混淆的嗎?1並且這些身份混淆的細胞株,正讓許多嘔心瀝血的研究,逐一被撤回嗎?時間回到2008年,一間位在美國德州MD Anderson癌症研究中心的小兒醫學實驗室,將他們的研究登上了「Clinical Cancer Research期刊」-他們驚喜的找到了可用於抑制骨肉瘤(Osteosarcoma)發展成侵襲與轉移能力的標靶。這對於已停滯20年多的臨床窘境而言,無疑是ㄧ個令人振奮人心的好消息!因為早有已知特定的抑制劑能與這個標靶作用,因此吸引了許多相關研究學者投入找尋更好的抑制劑。然而五年過去了,伴隨著近80篇左右的研究已經引用了這項研究成果,在2013年,原研究團隊卻將研究成果撤回。因為細胞株的DNA序列資料顯示,他們所使用的骨肉瘤細胞株OS187 以及COL,真實身份分別是廣泛被使用的NCI60大腸癌細胞 HCT 15與人類纖維母細胞。

HeLa 細胞株的建立者 George Otto Gey

身份混淆的細胞株困擾研究人員長達50年

這項被撤回的研究,並非只是單一個案,令人心碎的是,還有許多相似的案例不斷的被報導中。身份混淆的細胞株已經困擾研究人員長達50年之久,最早被報導出來且最著名的就是HeLa 細胞株,它已知汙染了其他18種細胞株,且直至今日狀況仍存在。根據知名學術網站Pubmed的調查,在60年代就有六株細胞- KB、HEp-2、Chang liver、Int-407以及 WISH,被報導有HeLa細胞混雜其中,但在2009年3月到2014年2月期間,合計仍有高達400篇文獻使用這些細胞進行研究,縱使這些研究在刊登前都通過所謂的同儕覆審機制,但他們還是稱呼這些細胞為一般人類細胞;而非子宮頸癌細胞 (HeLa為子宮頸癌細胞)。

ECACC 提供經過驗證且標準化的細胞株

身份混淆的細胞影響超越實驗室層級

很難想像還有多少實驗室,仍然不知情的使用這些身份混淆的細胞株?研究撤回的消息通常只會出現在新聞上,或是期刊網站上;反而在一般研究人員較常使用的PubMed或是Google學術網頁上,是看不到這樣的消息。更令人感到沮喪的是,有多少臨床前的研究、潛力新藥開發以及臨床試驗,最一開始都是透過細胞實驗來做驗證?使用身份混淆的細胞株,影響早就超越了實驗室的層級,在美國由未經驗證的食道癌細胞株所產生的幾項前瞻性研究,影響了至少3件國家型計畫、超過上百項科學研究發表、11項專利以及臨床試驗的病人招募計畫。

問對六個問題 有效降低細胞實驗失敗風險

研究者該如何自保?最重要的就是要能掌握你手上細胞的真實身份。為了保障科學家能取得正確的細胞來源,國際間有許多機構為此成立-如American Type Culture Collection (ATCC),以及來自歐洲的European Collection of Cell Cultures (ECACC),都能提供經過驗證且標準化的細胞株,讓研究人員能買的安心用的放心,保障寶貴的研究成果,再也不用擔心細胞株的來歷。ECACC提醒研究人員,不論是透過什麼管道取得細胞株,建議可向對方以下提出六個問題,若能逐一回覆,將能有避免買到身份混淆的細胞株,並有效降低細胞實驗失敗風險!

 
細胞株購買前的六個必問題 :
  1. 細胞株是否經過驗證?
  2. 是否曾經被列報為身份混淆細胞株 ?
  3. 細胞株的short tandem repeat (STR)序列是否已知 ?
  4. 能否提供細胞株的short tandem repeat (STR)序列驗證資訊 ?
  5. 能否提供細胞株該批次之黴漿菌檢測報告 ?
  6. 能否提供有關細胞株特徵以及如何確認等相關問題之技術諮詢服務 ?

  1. Burnett, E., Penn, L. & Finley, D. Contaminated cell lines are bad for your health. Biofiles 8 (2012)
  2. Masters, J. R. Cell-line authentication: End the scandal of false cell lines. Nature 492, 186, doi:10.1038/492186a (2012).

 


其他熱門專題
#癌症
TOP